首頁 > 廣作産學研 > 廣作大人物

胡德生收藏笑話:這麽好的東西故宮都沒有!

發布日期:2019-09-19 浏覽次數:58

著名紅木鑒賞專家胡德生曾經寫一篇《收藏笑話》的長稿,在文中,他用幽默而樸實的胡氏語言風格講述了其幾十年遊曆四海、鑒賞與收藏木器過程中所經的真實故事。胡先生將大學問裝進小段子裏,娓娓道來,寓教于樂,在大家掩鼻一笑時,知識已悄然入心。

胡德生,故宮博物院研究員、中國文物學會培訓部講授專家,主編《國家館藏文物定級圖典》之《明清家具卷》,並在此過程中,制定出《明清家具定級標准評分表》。


「接電話」
下班回家,半路遇到老同学。同学说:"给你打两次电话没找着你,今天巧,碰上了。我杭州有个朋友,买了几件家具,指名道姓地要请你去给作鉴定,他不知你电话,托我找你。我可都答应人家了,不给他面子也得给我面子呀!" 我说:"老同学的面子岂敢不给?""那就说明你同意了?""同意了是同意了,我还有个附加条件,老同学得陪我一起去,要我自已我可不去。""嗨!这叫啥条件,我也正想游西湖呢!陪你走一趟!""好!就这么定了!"

  

回到家,蒸上飯,坐上鍋倒上油,正准備打雞蛋,電話響了。"喂,哪位?""胡先生好!我是杭州的,(准是老同學回家給他打了電話,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了他)請您不容易!""榮幸榮幸!""我最近買了一件紫檀雕荷花宮廷寶座,明朝的。"我一聽心裏就涼了大半截:紫檀雕荷花寶座在故宮家具庫放著呢!故宮的寶座、屏風絕對沒有重樣的。他又說了:"我聽說故宮也有一個,我這肯定和故宮那是一對,肯定是從故宮裏流出來的!"我說:"故宮有你也有,這倆裏肯定有一個是新的!"他沒聽出來,道:"我那肯定是老的、真的!"我說:"你那要是真的,那故宮那個就得是假的!"他還沒聽出來:"我那肯定是真的,沒問題!"我又說:"你都說這麽肯定了,我還去幹什麽?""您得給我寫一個證明來呀!"我說那根本不可能。他還沒聽明白:"胡先生您什麽時候來?我給您定機票,差旅費、食宿費我全包,然後再玩兩天!"我回答:"我現在很忙,您那錢來的容易點也是錢,這樣好不好,我也別耽誤那功夫,您也別浪費那錢,咱們兩免得了!""不、不、不,您一定要來,一定要來!"我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聽不明白。這時我家廚房的油鍋已經冒煙著了火,我急忙吼了一聲:"別說了,我的鍋都冒煙了!"等我滅了火,愛人回來了。我說你炒菜吧,我得歇會了。那天晚上,接二連三地來了四五個電話,我再也不敢接它了。

胡德生與王世襄先生

「話音須琢磨」

书画专家,朋友三番五次请去看画,不给面子实在过不去,答应如期前往。车到家门,70多岁的主人早已在门前迎候。进了客廳,家人沏上上等铁观音,朋友随即招呼把宝贝拿出来,让专家一饱眼福。主人把画拿来,顺手打开,画心露出不至一尺,专家一摆手:甭打了,假的!只见收藏家立码两眼发直,站立不稳,眼看着向后倒下去。亏得大家抢得快,才没有摔倒在地。大家把老人扶至沙发上又掐又揑,无济于事,就手忙脚乱地将老人送医院抡救。

  

專家也嚇壞了,愣在那裏,不知所措。人家家人都上醫院了,你還在人家呆著幹什麽,自已回家呗!一出門,車也上醫院了。還得自己打車。一路上七上八下,心裏不踏實。這要一口過不來,都是你這句話鬧的。回了家仍是寢食難安。第二天,來了電話,告知老頭救過來了,專家的全家才松了一口氣。自此之後,專家再也不敢給人看東西去了。話雖如此,還有不答應過不去的事兒。但以後再看東西,話可就不這麽說了。這類語言藏家們聽了很高興,而行家們一聽就明白,日久天長,形成大家共同采用的微妙語言,比如,某專家看東西:"喲,好,好,好,真不錯,自已留著吧!"你分析去,這准是假的。還有:"喲,真好,真像,還有別的嗎?再看看別的!"這也是假的。有的連說"真好、真像"之後悄悄地問主人"買了沒有?""沒呢!"沒買慎慎再說吧!"這已明確地告訴你,假的,別買了。如果你說買了,買了也可以;如果是畫,專家會說"挂著呗,挺好看的!"如果是玉,專家會說"拿著玩呗"!有時會說"喲,少見少見,新鮮,新鮮!這麽好的東西故宮都沒有。"你琢磨這味兒去,不是假的是什麽。

還有一次,某專家在家休息,忽聽有人敲門,家人詢問是誰,說是經某人介紹來求先生鑒定的。進門來,寒喧幾句之後,掏出包中瓷器,專家一看,是新仿的。藏家問是不是真的,專家答,絕對真的。藏家又問是不是老的,專家說,這讓我兒子說吧。兒子回答,老的,老的,沒問題。藏家高高興興地走了。別人問,您怎麽打了個啞迷呀!專家說,不管新的舊的,它的確是瓷,說真的,沒錯。他問我老的新的,我不能說它老的,因爲它(指那件瓷器)沒我歲數大,我兒子才20多歲,說它老的,名副其實。他在我們家裏,我若說它新的,他若暈倒在這兒,我還得送他去醫院!

《清宮舊藏——紫檀家具精粹》胡德生著

  

「論作舊(或仿舊)」
現在好多人都痛恨作舊,但他們誰也沒分析過"作舊"這個行當是怎麽誕生的。我通過學習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才搞明白,原來"作舊"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必然産物。經濟發展了,人們腰包裏有剩余了,必然要追求文化品味,收藏活動是重要的項目之一。收藏既然是高雅的文化活動,那就應以文化和藝術爲主,而不是單純地去收集古董,但恰恰我們好多朋友們把收藏作爲一項投資,認爲凡老的舊的才值錢,且升值幅度快,于是一味尋求舊貨。新仿作品不論藝術水平有多高,被他們一律視爲假,這樣就迫使一些廠家不得以舊。

比如說,故宮太和殿的寶座,全世界就那一件,大家都看著好,都想收藏。爲滿足大家意願,有人做了一件新的。傳統工藝,真材實料,一千元錢,絕對便宜。你不買,你不僅不買,還說人家是假的。壓半年賣不出去,他就要想辦法,你不是喜歡舊嗎?我給你了旧,成本不过200元。不管真旧假旧,毕竟都是舊。等我完了舊,再賣你,可不是1200,是12萬,甚至還要高。這回你高興了,你買了。你想想,你高興,他肯定比你還高興,大家都高興的事,何樂而不爲呢!這種事情已不是新鮮事,而且市場前景非常廣闊。誰聽了我這個笑話,琢磨琢磨,我說的在理不在理。

 

「請專家」
收藏活動的空前高漲,專家隊伍也空前繁忙。這是規律。有收藏家就有鑒定家或鑒賞家,或者說,收藏家離不開鑒定家,有收藏就要請專家,但藏家的檔次不同,請專家的目的也不同:

一、正規的收藏家,他們往往有一兩個門類的強項。有的先買了東西,請專家的目的是爲證實自已的眼力,也有的一時拿不准,請專家給確認一下,同時交流文化知識。

二、一部分老板,爲顯示自己有錢,出于誇富顯闊的心態,買幾件藝術品,擺在家裏或自己的辦公室裏。請來專家,自已先高談闊論地講述一番自己的東西如何如何好,明朝的,紫檀的,皇宮出來的(實際都是新仿的),然後讓專家順著他說,再要求專家給開個證書。

三、經濟財力不高,又妄想一夜成爲暴富,圖便宜買件東西,請專家鑒定。在專家看東西時,趁你不注意給你拍幾張照片。專家說這東西不對,他並不在意,不對不對吧!等你走後,他拿著照片說話了,這東西正經乾隆官窯,某某專家看過了,有照片爲證。照片上專家抱著那東西正看那。你若看是真的,那好哇,您再給開個證書。專家走了之後,他把真的藏起來,把一堆假的拿出來,再把你的證書複印多少份,惹出麻煩之後,都栽在專家身上。個別拍賣會也請專家,大同小異,我就上過兩次當。他們請我看家具,總共十多件,你說真說假他不在意。等你走了,照樣說真的,民國的標清代,清晚的標乾隆,清初的標明,草花梨標黃花黎,黑酸枝標紫檀,而且還說是你說的。我就看了十多件,等正式拍時,是家具專場拍賣會,200多件,拍賣畫冊都印出來了,全是我給鑒定的。

有人說,如今的古董行,到處是圈套,到處是陷阱,還有的說到處是地雷,等著你去踩。細琢磨,真是那麽回事。專家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少數人招搖撞騙的工具。

 

一套好的家具如何辨別?

胡德生談到他的“三步法”。胡德生說,看東西一定要站穩了,全神貫注,目不轉睛,還得動動腦子琢磨琢磨。特別是不要急于到(家具)跟前去,因爲看家具跟看瓷器看玉器不一樣。第一步,要先站在距離家具5米之外的地方“遠觀”一下,看看大輪廓,穩重不穩重,協調不協調,均衡不均衡,再看看圖案布局合不合章法。第二步,5米之外看過後,在走前一點,到3米之內再去看。這次最少要看五個點:上下左右中,有條件的多看幾個點,每一個點看5到10秒足矣。第三步,走到距離家具的1米之內去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看個遍,再看看圖案雕得生動不生動。1米之內主要看看木質,有沒有疤、結子和補丁,是機器雕工還是手工雕工。這些都可以在1米之內看出來。如果1米之內沒看出問題,那說明這東西該買。如果你5米處看這件東西說不出好,也說不出壞。3米處看是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等到1米處看已經沒有可看的地方了,這東西你就別買了。

 
推薦圖文
在線QQ客服
  • 電話:

    0750-6689588

  • 何總監:

    13536205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