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廣作産學研 > 廣作大人物

從工藝走向産地——張德祥談紅木流派

發布日期:2019-09-19 浏覽次數:56
   張德祥与史致广谈收藏旧事-中国古典家具网

      晚明以前,家具還談不上流派,因爲所産家具皆被本地消化,而流派則是家具流通以後的事情了。到晚明清初,隨著家具的大批量生産,家具文化達到鼎盛,才出現了家具流派一說,這是一種曆史的必然,具有其存在的客觀性。它與不同地域人們的生活習慣與風土民情有著極爲密切的關系,正是爲了適應當地的氣候、風俗與木材特産,以及人們對文化的理解與認知,才逐漸産生了流派概念。流派的本質是反應了在不同生活環境熏染下的人們對家具文化的不同審美取向,這是流派存在的根源。

 


     谈到当今家具流派,張德祥认为,其实真正家具流派的特质正在逐渐消亡。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许多经典款式的獲得都變得極爲容易,同時信息的共享也造成了款式及審美的大同趨勢,所以從款式上來看,流派已不是很明顯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真正家具流派的特質正在逐漸消亡,取而代之的是産地概念,越來越多的紅木企業爲了突出本産地的特色及重要性,而漸次消融了過去流派的藝術工藝概念,將産地與流派等同起來,以至于如今在人們的概念裏,流派文化即爲産地文化。但事實上,他們往往在做同一種風格的家具,從款式到造型都沒有太大區分,只因産地不同,便分出了流派。不過,張德祥同時強調,中國古典家具最基本的文化理念與文化內涵在當今社會還是基本得到了傳承,這是特別值得肯定的。

中國廣袤的大地注定了她多彩多姿的國家風貌,南北方文化差異由此産生。他們對器物以及形體體量的理解有著明顯不同,而這種不同最終又要歸結到氣候與地域文化上面。不同的生活環境給了他們不同的心理構造與生活習慣,同時也影響著他們的生活態度與生活方式。就像勇敢的福建人,他們祖祖輩輩面對著蒼茫大海,看慣了浮于波濤之上的一葉扁舟,也仰望著崇山峻嶺,深感人入老山後的渺小,所以他們不僅有更親切活潑的生活態度,更有豁達而熱烈的制作家具方式——以用料凸顯強烈對比。這也就造成了它們在仿制京作、蘇作家具時,也同樣遺留下這樣的文化性格。這也就解釋了,爲何同樣一件家具,有些看起來端莊沈穩,有些看起來細致入微,還有些看起來洋氣活潑,而如今的流派,就藏在這種細微而鮮明的差別中。以蘇作家具爲例,他們的家具風格依舊保持著的靈空、纖細、婉約的特性,比例也仍是拿捏得十分准確,基本保留下了江南的明味兒家具。而當地的文化慣性與文化記憶正是在這些細微處存留下來的。不僅蘇作,任何家具流派皆是如此。正因如此,哪怕如今已亂了款式,但産地概念還是准確地反應出了不同地域的家具生産者對美的理解與剖析。張德祥認爲,流派概念正是在前進的曆史中做到了與時俱進,從而生發出很多新的文化內涵。

 

但無論他們之間有怎樣的差別,但歸根結底,還是繼承了以儒家文化爲基礎的包含了儒、道、佛三家思想精粹的傳統。中國的家具,在每一筆雕刻、每一個拐角裏都蘊藏著儒家的穩定、秩序、適用與入世;也蘊藏著道家的尊崇自然、天人合一;更蘊藏著佛家的禅宗清雅、精妙哲理。這就是東方哲學特色在家具中的集中體現。

家具裏,有了協調穩固的比例,有了沈穩持重的性格,再添上些應和天圓地方、虛實相生、縱橫捭阖的豁達洗練的禅宗哲理,才能稱其爲中國古典家具。

張德祥很欣慰地看到了中國傳統家具文化在當今社會的繼承與發揚,當然,他期望的不僅是今天,更是千百年以後的未知未來。

來源: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

關鍵詞: 張德祥 紅木流派
 
推薦圖文
在線QQ客服
  • 電話:

    0750-6689588

  • 何總監:

    13536205935